小说铺子 > 烽烟满袖花满襟 > Chapter 1 御鲲台

Chapter 1 御鲲台

  敬山道19号,林府。

  这座半藏在山中的宅子算不上富丽堂皇,却也足够庞大醒目。为了迎接女儿回家,林老爷特地命人在正门前的花园里修筑了一座巨大的欧式喷水池,样式都是仿照着眼下欧洲最时兴的款子,骏马拉着战车,战车上立着尊女神的塑像,风扬起水花,阳光在水珠上跳跃。

  多年不见,一家人自是有许多话要聊,林老爷特地推掉了一整天的行程,陪女儿闲话家常,各房姨太太自然也不敢在屋里闲着,衣着光鲜的在厅里陪坐,高兴或是不待见,各种神色,林晚婧看的清楚。小厮们由管家领着,里里外外为林晚婧打点行李,却听得哗啦一声,白色珠宝匣的锁梢不知为何弹脱开,手串项链应声撒了一地,耀眼的光华闪进姨太太们眼里,却成了另一种色彩。她们的神色林晚婧自是看的清楚,只得暗暗叹了口气,对慌乱捡着首饰的小厮道:

  “那匣子别收了,都拿过来吧。”

  小厮应了声好,忙将兜在丝绒布里的一捧首饰呈到众人跟前,在茶几上平平放了,林晚婧捡了几只镯子手链看看,却见毫发未伤,便向众人道:

  “晚婧此番回来行程仓促,来不及为姨母们订些伴手礼,确是晚婧疏忽了。这些首饰虽说不是价值连城,却也都是些品相极好的物件,姨母们若不嫌弃,便挑去凑合着戴吧。”

  谦逊的话虽这样说,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那一匣子宝石碎钻,光看工艺,都知道是舶来品,不是市面上常见的工艺。看着姨太太们争先挑选钟爱的款式,大夫人莫织冬心里确是惋惜,扭头看向身边的女儿,却见她仍是笑着,笑容里却盈满了无奈,刚要开口,林晚婧已然宽慰道:

  “无妨,大家开心就好了。”

  这边正抢的火热,却听门廊里脚步声又响,高跟鞋踏着大理石地,哒哒的往厅里来。

  “我说咱家大小姐回来了就是不一样哈,这里里外外都是东西,再盖间房都不定够用啊!”说着话,女人领着儿子走了进来。

  “小妈。”林晚婧站起身,恭敬道。

  眼前进来的女人是林家姨太太里排位最末的一位,唤名又蓉,林晚婧离开的时候,她的儿子不过6岁,如今却也是豆蔻之年,已然从稚气的孩童长成了挺挺少年。

  “这留洋回来的就是不一样啊,看着穿的用的,咱国内还真没有。”又蓉这样说着,随手摸了把晚婧搭在把手上的猞猁毛皮披肩。

  “小妈若是喜欢,拿去用着便是。”晚婧道。

  “这样啊,那谢了啊!”又蓉也不客气,拿过披肩搭在手里,又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“俊俊,傻站着干嘛?叫姐姐啊!”

  “姐。”男孩这才开口。

  “几年没见知道害羞了。”又蓉搂着儿子笑道,“你小时候不知道多喜欢缠着你姐姐呢,这会儿怎么生疏了?”

  “万俊长大了嘛。”林晚婧笑道,“再说这么多年没见了,难免的。”

  正说着,管家又进来了。

  “大小姐,‘御鲲台’送了书信来,说是给您的。”

  “呦,这凤凰才飞回来,就有鸟儿紧追着来!难道刘大帅对咱家晚婧也有兴趣?”

  “啧,别瞎说!”莫织冬不开心了,又蓉的这句话正中她担心之事,先是瞪了又蓉一眼,又对林晚婧担忧道,“晚婧,你怎么会和御鲲台牵扯上?”

  御鲲台是鹭洲大军阀刘道麟的别苑,与其说是别苑,不如说是冷宫。二十年前,刘道麟迎娶美丽的绣花姑娘付诗恩为三姨太,之后生下长子刘瑾,万千宠爱于一身。谁料好景不长,帅府大夫人佘氏当街谩骂付氏与副官私通,一时间流言四起,后院失火扰的刘府鸡犬不宁。刘道麟无法,只得将付诗恩同刘瑾搬离刘府大宅,独居御鲲台——远离闹市,也远离了是非。

  林晚婧不答话,只是小心将牛皮纸信封拆开,又蓉看热闹似的探过头来,却见信封里除了几份公函,再无别物。没看到热闹,又蓉兴趣缺缺的瘪了瘪嘴,但她的沉默并没有保持太久。

  “对了,老爷,您看现在晚婧也回来了,再过些时日莹莹也要回来了,这什么时候让我们家俊俊出去见见世面呀?”

  林老爷子并没有理会叽叽喳喳的三姨太,而是看向林晚婧道:“这刚回到家风尘仆仆的,要不要先去洗澡换身衣服?”

  林晚婧听的出画外音,这八成是有什么话不方便她听到,便应了声好,拉着母亲上楼去了。掩上房门,却还能隐约听见楼下客厅里的谈话声。

  “我不是同你说过,现在时局不太平,到底要说几次你才能听进去?”这句话是林老爷子问的,“况且,晚婧和莹莹留学的钱,咱们家没出过一分。咱们家做实业的,钱都在流水线上转着,哪里来的闲钱赶着时髦。”

  又蓉轻轻哼了一声:“那是,我不如晚婧运气好,贪了个贵族教父,也不比二姐,有个有钱有势的娘家。了不起,我儿子出国的钱我自己挣呗。”

  “挺好啊,那是你儿子,你要有这心思,要多少本金我都支持你。”

  又蓉不成想会碰一鼻子灰,悻悻收了声,但这沉默并没有维持很久,却见她眼珠子一转,凑到林老爷子身旁,白皙修长的双臂缠上老爷子的脖子:

  “那……要么我搬回来住吧。我现在住的那个地方离俊儿的学校也确实远了点,周围环境又不好……”

  “你现在才想这事儿?”林老爷子也不挣脱开,靠着椅背笑道,“当初说受不了一大家子吵吵闹闹要搬出去的是你,自己挑了那套房子说够清静的也是你,这会儿来跟我嚼舌根子?”

  “哎呀……那时候不懂事嘛,您还跟我计较这些呐~~”又蓉娇嗔着,又往林老爷子身前凑了凑,“我这不是寻思着,搬回来了,离您老近点儿,才能更好的服侍您呐。”

  这话确是中听的,林老爷子哼了一声,带着笑意:“行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  “再有就是……”

  “还有什么?”

  “芷兰带着骁儿在潭洲也呆了几年了……”又蓉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林老爷子的神情,见他神色并未有异,方才大胆道,“潭州那地方到冬天又湿又冷的,芷兰本来腿脚就不好,总让她在那儿呆着也不是个办法啊……”

  “跟我提她干嘛?”林老爷子冷哼一声,将茶碗放下,斜眼看她。“那是她和她宝贝儿子的选择,跟我有什么关系?别跟我提她,提她就生气!白眼儿狼,对他们娘俩好有什么用?你说说有什么用? 从小就没良心,母子两个都是!”

  “哎呀……老爷,都那么多年前的事儿了……骁儿那时候不懂事,您就别记仇了……”又蓉见林老爷子确是气了,忙抬手轻抚他胸口。

  “对!我记仇!我记他们娘俩的仇!他们就念过我的好吗?她不稀罕我的东西,我还不稀罕他呢!又不是我们林家的苗子,他爱跟谁姓跟谁去,别这会儿来抱我的大腿根子!”

  又蓉见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识趣的闭了嘴,大厅里一时间安静下来,只剩座钟滴答的摆锤声。

  林晚婧侧耳听着楼下的响动,手中的梳子一下一下的梳在长发上,莫织冬看得出她的心思都在楼下的谈话上,放下手中的衣物到门边将轻掩的门关山。

  “妈,刚才小妈说让芷兰姨娘回来的事儿,你说爹会答应吗?”林晚婧边挑着盒子里的珠花边问。

  莫织冬沉默许久才道:“你是怎么想的呢?”

  “我觉得吧……”林晚婧思虑了片刻,“我觉得让姨娘回来挺好的。虽说大哥跟我没有血缘关系,但无论如何也是爹拜过祠堂的养子不是,况且眼下正是需要人手打点生意的时候……”

  “谁说不是呢……”莫织冬这样应着,却又不知道想着旁的什么事,没了下文,只是接过林晚婧递来的珠花为她别上,话题一转道,“过些日子有市集,妈带你去买几朵新的,再配几身新衣裳,如何?”

  林晚婧应了声好,直觉告诉她,莫织冬在刻意回避这个话题,于是她便也不再多嘴,顺势结束了略显尴尬的谈话。

  刘府别院,御鲲台。

  “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!”女人尖锐的叫声在空旷的楼道里回响,伴随着慌乱的脚步声,冲下楼梯。

  “夫人!”女人的身后追着三五丫鬟。

  女人在门厅里转了慌张的打转,桌案上刚换上的鲜花全被扫落到地上,一地瓷器碎片。

  “夫人!小心脚下!”丫鬟们追到她身边,既不敢伸手拉拽,又担心她被碎片划伤。

  就在两方对峙白热化之际,门开了。

  “少帅!”丫鬟们一见来人,立刻恭敬的退到一边。

  女人听到丫鬟们的呼声,脸上露出欣喜模样,继而回转身,一头扎进年轻军官怀中。

  “瑾儿……你去哪里了?我找不到你,好害怕!”

  刘瑾轻抚女人的肩背,目光在房间里飞快扫视。

  “这里是哪里?大帅在哪里?”女人又道,“我们回去好不好?他是不是不要我们了?”

  “又开始了……”刘瑾在心中长长的叹息一声。

  “瑾儿?你说话呀!大帅是不是不要我了?”

  “妈……”刘瑾伸手将女人额前的乱发撩开,“他没有不要你,不是他不要你。”

  二十年前,付诗恩不堪佘氏欺压,主动提出带着儿子离开刘府,是她抛弃了自己的丈夫。

  “那为什么大帅都不来找我?他去哪里了?”

  “他……”刘瑾一时语塞,“他很忙。公务繁多,你知道的。”

  这句话不是假话,刘道麟随说不上爱民如子,但对公事却也是矜矜业业,丝毫不敢怠慢的。

  “哦……”女人似乎明白了,“那等他忙完了就回来了,对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好,好啊,他会回来的……”付诗恩的目光一下子明亮起来,“他要回来了!是啊,那我这样怎么行!我得换衣服!我得洗澡!我还要做头发!大帅要回来了!缨络?缨络你听到没,快帮我梳头!大帅要回来了!”

  “夫人,我在呢!”名叫缨络的丫鬟赶忙应声,上前从刘瑾手中接过付诗恩,“夫人说的是,大帅要回来了,我们得赶紧梳洗!”

  “对,缨络,去拿我苏锦缎子的旗袍来!大帅喜欢那个!”付诗恩边挽着缨络上楼,边吩咐着,“啊……不好不好,要明黄色刺绣的那件!大帅说我穿那件身材特别好!”

  “好,好,夫人,您先洗个澡,把药吃了,我给您找衣服。”

  付诗恩与缨络的声音消失在走廊尽头,刘瑾看着一地狼藉,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的母亲,大军阀刘道麟的三姨太,疯了,时哭时笑,时乖时闹。

  “你如愿以偿了?”刘瑾将右手握拳,重重垂在大理石桌面上。

  还在一边站着的丫鬟们全身一个战栗,大气不敢出。

  “抱歉,我不是对你们发火。”刘瑾叹了口气,问其中一个女孩道,“夫人这又是闹哪出啊?”

  “我们也不知道,”女孩摇头,“缨络姐劝夫人吃药,夫人忽然就闹起来了,怎么拦都拦不住。”

  刘瑾闻言,又是一声长叹,“好了,没事了,把这里收拾干净,夫人让缨络照顾吧。”

  “是……”丫鬟们不敢多说话,四散找工具去了。

  刘瑾独自走到窗边,窗外阳光正好,黎明时分的雾霾早已不知所踪,他将窗户推开,阳光立刻涌了进来,撒了他一身一地,他闭上眼睛,似乎很是享受。

  “这些是我们的私人财产!根据大英帝国宪法,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!”

  不知为什么,林晚婧的话忽然间闯进脑海里,他笑起来,那个丫头,想来还真是蛮有趣的。

  “琼鸽。”刘瑾随口唤了其中一个丫鬟的名字。

  “少帅有什么吩咐?”琼鸽放下扫帚来到刘瑾身边,覆手站着。

  “你记不记得我上次带夫人出门是什么时候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琼鸽锁眉想了许久,“九月十八,算起来有些日子了呢……”

  “那帮我告诉缨络,过些日子我想带夫人出门走走。让她提前准备准备。”

  “是去市集吗?”

  “哦?过些天有市集?”

  “嗯!少帅公务繁忙,肯定是不会记得的。我想着,少帅若是带夫人去散散心,夫人肯定是欢喜的!”

  刘瑾不再回话,虽然还有些担心,但想到付诗恩会开心,也就不愿意多想了。
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baicaipuzi.com